当前位置:首页 > 心灵美文 > 正文

岳口:回不去的故乡 - 余邦岳于海桃湾

《岳口:回不去的故乡》

多少次的无端失神
多少次的静坐三更
多少次的独自远眺
多少次的老泪纵横

就因回不了的故乡
就因忘不了的旧情
就因流不尽的汉水
就因无数次的曾经

依然是蜿蜒而去的汉江长堤
襄河不再有赤裸少年的身影
拌跟子草上掠过蝴蝶的追逐
放飞梦想的是轻盈的蒲公英

街坊的几个丫头还在井边洗菜
踏在枝头唱歌的是无忧的黄莺
巷口的哥打水捞不起井下浮云
却别有用心的弄湿了谁的花裙

故事最好在金银花架下聆听
母亲摇着扇子民谣哼个不停
蛐蛐在周围的墙缝里伴唱着
我闻着满藤的幽香渐入梦境

三月    纤夫们逆春潮而上
东奔西溯的轮船破浪前行
而那个扎着红头绳的同桌妹
又在欢呼着谁家竞放的风筝

七月    一池莲荷摇曳
碧水蓝天    鱼贯云径
谁在大嫂浣纱的岸旁
拾走了半篓子的柴薪

十月   喜欢长河落日消沉
看沙窝造船厂附近的黄昏
或者在划子上扎几个猛子
享受秋讯过后宽阔的冷清

腊月在仄逼的堂屋燃起火炉
顽皮的伙伴们在堤坡上溜冰
袖手的父亲计划着他的晚餐
看梁上的腊肉也看他的酒瓶

怀念武圣庙改建后的小学校园
渴望听伍师傅敲打上下课的铃
我年年努力学习遇事总是争取
却没演过样板戏里的甲乙丙丁

肃静于高中时期的图书馆
那是天后宫上的最高一层
除了欣赏王瀚香老师的童体字
偷书后便向传统文化低头致敬

不管是一码头还是二码头
都有我们无数夜晚的高谈阔论
面对舳舻锁江的繁华
祈祷着一天独自远行

曾想过爬上化肥厂的烟囱
暗地里发誓做名石油工人
如果能够手握钢枪更美
我一定会在战场上打拼

瓦松上浮动的炊烟
有翱翔天空鸽哨的飞鸣
刚刚挨过斗的房东啊
竟然唱起了样板戏的小生

痴迷在郊外钓钓鱼
捉迷藏后抢着假扮司令
对老师恶作剧后
放肆呼喊着某人的诨名

喜欢欺负可爱而娇羞的女同学
还记得她的白“的确良”与红领巾
曾幻想与她走进土台旁的电影院
交给她一封迟迟没发出去的信

某幺幺挽着民国的发髻
某叔开口就是子曰诗云
“破四旧”琢烂了的梨花椅
还是琢不掉它高雅的神韵

打掉爪牙的石狮子
依然神勇威风凛凛
远处的青石雕花台阶上
走来一位穿绸缎的老人

侯船室的小人书
胖大叔的皇上餅
皮影馆的惊堂木
黄姨婆的糊汤粉

我们在上街买米
也曾在下街讲经
不管野到哪里去
一路上都是熟人

保安桥是我们当时的疆界
乌嘎月子以北通往神往的县城
多少次爬在手扶拖拉机上
送着超车的北京吉普一路绝尘

走遍世界还是儿时的口胃
豪气冲天的是骂人的乡音
与玩过泥巴的发小碰碰杯
才感觉时光美好人世纯真

老了在一起咪酒摆谱互怼
大不了像儿时一样生气走人
调侃大家都知晓的初恋
伤感了就默默的望望星星

栽一颗杨柳   引来知了聒噪
砌一口土灶  烤出红苕的香芬
随便胡侃都是熟悉的掌故
大街小巷到处有往日屐痕

六角亭被政府山寨了
清华寺早寂灭了禅身
荷花潭填成了大寨田
也没了儿时的橡皮筋

岁月从容    文字不惊
回忆过去就是重返真诚
美好始终从摇篮出发
她将陪伴我们走完人生

2018-12-15
于海桃湾

作者:余邦岳,岳口人,现住香港。一首极棒的散文诗!勾画了岳口极其繁华的旧貌和作者孩提时的快乐!
网友评论(仅显示最新的5条)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